乱石塔快乐小站

首页 > 八卦精 > 尺度惊人韩国片!为拿地皮,官商勾结杀人,合伙陷害痴呆老妇?

尺度惊人韩国片!为拿地皮,官商勾结杀人,合伙陷害痴呆老妇?


本文作者是时光编辑部的@菲林

迷失光影,找一个虚幻的可能。


2009年7月6日,韩国发生了一起“氰化钾马格里”毒杀事件。


一位母亲,喝完几杯米酒后,中毒身亡。


奇怪的是,警方查了50天,都毫无头绪。



直到死者的小女儿,出面控诉遭村民裴某性侵后,案情才有所进展。


但事实的真相,却令人大吃一惊,凶手竟是这位前来报案的小女儿。


原来,她与父亲常年保持性关系,并生下了一个孩子。此事被母亲得知后,家庭矛盾爆发激烈。于是,女儿用一瓶毒酒,终结了母亲的生命。



这起颇为轰动的事件,吸引了韩国导演朴相铉的注意。他决定把这起荒唐的米酒杀人案,改编成电影,搬上银幕。 


11年后,由他自编自导的电影《清白》面世。



影片核心主角是两位女性。


首先出场的是申惠善,她曾出演过《蓝色大海的传说》《一天》《秘密森林》等影视剧,凭《我黄金光辉的人生》提名百想艺术大赏最佳女主角。


这次,她饰演了一位首尔的高级律师,说话办事雷厉风行。



另一位女主,由裴宗玉饰演。
入围35年的老戏骨,代表作有《世上最美的离别》《live》《洗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等,获奖无数。

这次,她化上了老妆,在《清白》中饰演申惠善的妈妈,一个患有老年痴呆的农村妇女。
提醒:以下有微剧透。

《清白》与11年前的“氰化钾马格里”毒杀事件,相差不小。
确切地说,导演剔除了原型的乱伦关系,只保留了“毒酒”和“母女矛盾”两个线索。在此基础上,撰写了一个全新的故事。
开头第一场戏,就是改编后的毒酒杀人事件。
村里正在举办一场丧礼,死者是一所农户的男主人。
这个家庭说起来也很惨,女主人花子(裴宗玉饰)患有老年痴呆,她的儿子正秀还有智商缺陷。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母子俩怎么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办丧礼,本是件难过的事。
可是,悲伤氛围刚开始弥漫,就被秋市长的到来,给打破了。
看到秋市长后,大多数人都起身点头哈腰,花式恭维,现场热络的不像话。


从对话来看,恭维市长的人,大多从他身上得到过利益。

具体是什么不清楚,只知道跟娱乐场有关。
市长还打算为今年的选举,做准备。


话还没聊几句,怪异的事发生。

凡是喝过桌上那碗米酒的人,都口吐白沫,倒身而下。
酒被下过毒,人也死了好几个,秋市长侥幸存活。


但让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几乎所有幸存者,都把投毒嫌疑人指向了这家农户的女主人花子。

一个年过半百、患有老年痴呆的女性,有这么大能耐?



同样对此感到质疑的,还有花子的女儿正仁(申惠善饰)。

说来蹊跷,正仁已经有N多年没回过家了。
因为,在儿时的回忆中,继父动不动就对她拳打脚踢,是个十足的恶人。
为了不让她上学,甚至撕碎了自己的入学通知书。


有一次,正仁实在受不了,打算割腕自杀。中途被母亲撞见,救回了一条命。
路过生死后,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老家。
十几年后,正仁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首尔小有名气的律师。

正因为有这段经历,所以她连父亲的葬礼都拒绝出席,甚至对父亲死去,也没什么感觉。


老家的这起毒酒杀人案,被媒体报道的沸沸扬扬,正仁想不知道也难。
不过,更主要的是,她怎么也不相信,凶手是自己的母亲。
看着电视上,母亲手无足措的样子,正仁决定去看一看她。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几乎所有证据,都对母亲不利。
法庭上,患有老年痴呆的母亲为了保全儿子,已经承认投毒,并且录了口供。
而辩方律师,也在没有直接证据的前提下,急于送她进监狱。
法庭上发生的一切,都让正仁觉得,母亲被人陷害了。


看着母亲任人摆布的样子,正仁决定亲自调查投毒真相。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加令人咋舌。

正仁悄悄地回了趟老家。
进门前,发现有人偷偷摸摸进出。

进门后,竟然有陌生男子直接冲出来,抓着正仁的头发就是一顿打。


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尚不清楚。
但这诡异的现象表明,有人试图隐瞒真相。
头号嫌疑人,就是文章开头出现的秋市长。

手段心狠手辣,当初踏入政界,就是靠一双拳头打出来的。
十几年过去,小混混秋仁怀转身一变成为大川市长秋仁怀。走到哪里,都是一片赞美之声。

他最多被人提起的事情,就是为老家引入了娱乐场,给当地居民解决了就业难题。

实际上呢?
娱乐场那块地皮,早前是个金矿场。

秋仁怀为了拿下那块地,找人传递假消息制造恐慌,以便自己低价买入。

随后,转手改造成一个娱乐场,打造救苦救难的市长形象。
既赚了名声,又鼓了腰包,一举两得。


那,秋市长与米酒投毒案,有什么关系?
他为何担心正仁的调查,会威胁到自己的政界之路?

这还要从数年前的一宗命案说起。
当年,秋市长与几个混混为了一己私利,合伙杀死了正仁的亲生父亲。

他知道正仁的母亲对自己怀恨在心,所以不得不对其下狠手,送进监狱。
但是,随着调查越来越深入,正仁发现母亲在葬礼那天的行为,似乎并不寻常。

在这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谜团。


时光君在这里,暂时先不剧透大结局。

只能说,导演利用政商勾结的现象,把人性黑暗面刻画的淋漓尽致、触目惊心。


正仁为了得到真相,遭受了秋市长的事业警告、人身威胁,甚至精心策划了一场车祸。

但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清白》6月10日于韩国上映,开画当天便拿下单日票房冠军,此后更连续两周蝉联票房冠军宝座
《清白》能在韩国获得如此好的票房成绩,除了改编自真实事件外,也归功于它在类型片的突破。
以往,以律师辩论为主线,揭穿社会阴谋的电影,主角多是男性。
而《清白》无论是律师,还是嫌疑人都是女性,两者之间还有亲情纠葛。


影片最后的落脚点,也意在探讨当代女性的家庭地位、社会地位,以及母女关系的和解。可以说,这是一部从立意上,就极为女性视角的电影。

它向观众证明了,在这种题材的电影中,女性并非只能以弱者身份出现,她还可以是为女性辩护的律师,为孩子奉献的母亲。
这样的银幕形象,可以再多一些。


此外,《清白》还用了不少笔墨,去描绘母女矛盾。


起初,正仁恨母亲。
正仁从小饱受继父的家暴,她想不明白,母亲为何为什么不帮助自己。
家里所有的好东西,都优先弟弟,正仁却连入学通知书都不配拥有。

但她并不知道,母亲也是受害者。

正仁生父遇害的时候,母亲还怀着孕,她被迫依附于一个并不相爱的男人,惨遭暴力与威胁。

直到最后,她才用自己的方式,做出了反击。
而知道这一切的正仁,也选择了与母亲和解。

因为,他们曾经都是受害者。


现实生活中,像正仁、正仁母亲这样遭遇的女性,并不少。看看社会新闻,有无数家庭悲剧的背后,都充斥着暴力与无奈。
这一点,也成为了影片上映后,被观众广泛议论的一点。
作为一部类型片,《清白》并不完美,导演叙事冗杂,110分钟的时长也略显拖沓。但导演在女性题材上的尝试与突破,还是被观众看到了,票房成绩就是对它最好的反馈。
-END-


往期精选回顾: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