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塔快乐小站

首页 > 八卦精 > 被五条人笑死的夏天,不是只有一支宝藏乐队

被五条人笑死的夏天,不是只有一支宝藏乐队

很久没有这样,被高分国综密集收割到停不下来了。

毕竟上个周六,很多人的心情是这样的:


《这就是街舞》队长battle 绝了!peace&love!

《明日之子》只有啊啊啊啊啊 kswl

看完《乐队的夏天》被五条人笑死~~~~~~


前两个节目我们都安利过了。今天来说说《乐队的夏天》第二季。


首播就热度拉满。


这个节目的看点很多,高口碑主要来源于乐队、乐迷、节目组之间核心价值观的同频共振但首播就让人爱不释手,五条人火出圈居功至伟因为这个乐队的有趣和原生态,是非乐迷、非文艺青年,也可以感受到的。
多动的“农村拓哉”兼“郭富县城”——仁科


穿人字拖上台表演的茂涛


两人合体有一种低配版谢霆锋和他老爸谢贤的感觉。


而他们俩仅仅是五条人中的两条(五条人乐队实际人数为四人)。而对于为什么取名“五条人”这个名字,他们自己解释说是因为“听起来人丁兴旺”。
五条人乐队是任性的,随心的,原生态的。在城中村生活过的他们写的音乐是底层人物的悲欢离合,人们一听到他们的歌似乎就能够想到夏天潮汕的海边,那些在社会底层认真生活拼命挣扎的人。他们的音乐是塑料味的,像县城里开出的奇异的花,有赤裸裸的真实

而他们对待音乐的态度是follow your heart。在乐夏的舞台上,他们居然保持着在巡演的时候随意改歌的习惯,在表演的时候临时更换了表演的曲目从《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换成了海丰话的《道山靓仔》,将现场导演、周迅等“大乐迷”通通弄晕。一切只是因为,临场时,感觉来了,似乎就该唱那一首。
鼓槌落下前,“改不改?“一个眼神,“改!”
真·行为艺术


至于后果,不care。还真是应了他们原本要唱的这首歌名: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

临时换歌导致节目组现场的字幕跟不上,许多观众理解不了海丰话的歌词,灯光做的变换跟不上,观众无法得到良好的视觉体验……这些最终导致了现场呈现给观众的表演效果并不如意,第一期五条人就被淘汰。

但是对于成绩他们是淡然的。被淘汰之后,潇洒走掉,相对于成绩,“我们更关心我们的导演”。
下台之后,仁科安慰导演说他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这一行为作为改歌的售后引发轰动,立即成为网络热梗。


节目播出后对于乐队被淘汰的回应,他们还是关心他们的导演。


导演:我这一天都经历了什么啊!
而火出圈后。一系列的媒体采访,更让人对五条人产生了这样的印象——他们在舞台上行为举止,并非综艺人设,而是流淌在乐队血液中的东西
他们在台上讲着塑料的英文,引发爆笑。实际上是为了在国外演出,与国际乐队交流做的准备。


在马东想要和他们聊聊关于五条人的音乐的时候,仁科蹦出一句:“有空打电话给我吧。”


可这也并非是他狂妄或者自嗨,更像是没有包袱,不装,在台上想说什么就什么。从采访来看,也是看得比较明白的一个人。


现在网友纷纷表示“我乡村里美一定要把农村拓哉投回来!”“五条人淘汰是节目的损失”。

如果能复活,建议还是考虑一下PD的心脏。你们已经跟导演拉勾了,下次再在这个舞台表演就不要骗导演了哦~


当然,乐夏不是只有一个五条人。各种形态乐队和话语的碰撞,是这个节目内容丰富的地方。
如果说五条人在台上的展示总是让人感觉意外的,出其不意的,那么重塑雕像的权利乐队就和五条人乐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们是异常严谨的,无论是他们的音乐还是他们的说话表达。他们曾为Depeche Mode做过巡演暖场(Depeche Mode是八十年代最典型的电子流行乐团,可以说是乐队人的祖师爷了),是国内第一支登上欧洲主流舞台的乐队。

丰富的演出经验让他们在偶尔不严谨的时候,能即时弥补。在演出中键盘发不出声音的时候,华东用口哨代替这一段原本应该是键盘发出的声音,完成救场。表演结束后,他们也直接承认这是自己检查的不够,并没有去抱怨什么。


重塑雕像的权利的排练是机械化的,有时候四个小时只排练16个小节,排练到产生肌肉的记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严谨的排练。这也源于华东留学德国养成的严谨的态度。


虽然有人评价华东说他“可能是因为知道的多,所以他几乎什么都看不太上”,他们展现出来的是他高傲的自信的姿态,但是他们的话语也是严谨的,不让话语产生一点的可以被误解的可能性。在大张伟问华东是否听过《我怎么这么好看》的时候,他的回答是:


以“是我的遗憾”这个既表示了自己的低姿态又间接表扬了对方说的歌曲的这句话来开头,表达自己没有听过这首歌,让听的人也无法从他的话语中找茬。
还有令人惊喜的年轻乐队Mandarin他们是天才的组合,他们颜值和实力并存,他们试图代表一种新的可能性。(这应该是乐夏2中颜值最高的一组了吧   /嘘/)


主唱Chace,98年出生,2017年登上比利时TomorrowLand(全球百大DJ 都在那表演过,他是第一个登上那的中国人)。年级那么小的他却是个全面的音乐人,会作曲,会演唱,会编曲,会录音,独立做混响。


鼓手安雨,94年出生,被毒舌的丁太升认为是年轻的鼓手里面最好的。他可以稳定地做到手脚的节拍分离,脚上敲三的拍子,手上敲四的拍子。


吉他手肖骏,SUNY-Purchase College爵士乐成立25周年最优秀的毕业生之一。


表演结束之后他们获得了前辈的一致的认可:原本以为是没有什么实力的小男团,没想到那么惊艳。


还有关于#水木年华淘汰#的争论,争议核心在于有人说了“这种中年人的油腻打动不了我”。

上周日,水木年华缪杰回应:


本周一,#郑钧为水木年华抱不平#,说的正是“油腻”这个评论的不恰当性。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节目的播出,乐夏还会延伸出各种话题。有一些可能会带着综艺剧本痕迹,但只要有那么几个宝藏乐手,那么几段让人感触的音乐,能让你暂时跳脱于自己的小世界之外,去和更大的世界共情,就是这个节目的价值
就好像有人看了五条人的表情包爆笑,
也有人因为他们的音乐而痛哭。


 想和拆姐互动?

关注拆姐的新浪微博:@娱乐拆穿姐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