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塔快乐小站

首页 > 情感故事 > 一个正牌女友住进来:乱了阵脚前妻护子寻衅

一个正牌女友住进来:乱了阵脚前妻护子寻衅

2019年4月18日,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案件:一名90后女子用做游戏、开车碾压的方式先后将一对离异夫妻杀死。令人震惊的是,案犯程莉是受害人之一韦建的现任女友。因各种原因,她住进韦建与前妻孙莓、儿子韦良浩共同居住的家中。于是,各种矛盾频繁出现,直至激化……



离婚不离家:一个正牌女友住进来
出生于1990年的程莉是江苏省淮安市人,在淮安一家大型商场当导购员。其间,程莉先后谈过3个男朋友,均以失败告终,这让程莉对爱产生了一定的畏惧。直到遇见韦建,程莉的心扉才再度开启。
2017年11月的一天,程莉值晚班,又逢店中忙,一直到11点多才下班,无奈之下,只好叫了网约车。
车主是个30多岁的男子,长得白白净净。在店里站了一整天的程莉,上车不久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程莉被“美女,你到家了”的声音叫醒。程莉付了钱,下车时,司机特地叮嘱她:“你以后坐车可别睡觉,保不齐遇上坏人呢。”好久没听到一个男人对自己说如此体贴的话了,程莉心头一热,要了网约车师傅的联系方式。
此后,程莉真的每次叫车,都点名找那个叫韦建的师傅。一来二去,两人熟络起来。韦建是江苏淮安本地人,在一所小学当教师。嫌工资太低,他便利用业余时间开起了网约车。他有过一段婚姻,前妻名叫孙莓。两人于2011年结婚,有一个儿子叫韦良浩。2016年,感情不和的二人离婚。考虑到儿子年幼,韦建和孙莓约定:暂时向儿子隐瞒离婚一事,仍同住在一个家中,只是不同居一室。
时间一长,两人互生好感。韦建率先捅破窗户纸。两人恋爱了。
因上班的地方离父母家很远,程莉一直在商场附近租房居住。恋爱后,程莉曾提出让韦建搬到自己的租住地:“你现在是我男友,别再和前妻混住了。”韦建面露难色:“我和孙莓同住一屋纯粹是为了儿子,和她早已没任何关系。你将来当了妈,就能体会为人父母的心情。”程莉没再深究。
2018年2月初,程莉的租房合同快到期了。房东要涨价,程莉接受不了,便四处寻找新的租住地。可合适的租住地太远,而离公司近的房子租金又太贵。几圈找下来,也没找着合适的。
眼看月底房租到期,程莉很着急。韦建获悉女友困难后,提议道:“要不,你暂时到我那里去住吧?”程莉白了韦建一眼,她知道他经济并不宽裕,可他哪怕是态度上勇敢一点也行啊,又不是真的要他破费。见女友胸脯一起一伏的,韦建忙不迭地向她解释:“我这只是权宜之计。这段时间,我会帮你好好留意合适的房子。你就暂时委屈一下。”程莉冷静地想了想,觉得的确不能让韦建太为难了。再说了,自己这个“正牌女友”也真的想见识见识那个和韦建离了婚还不离家的女人,看她和韦建是不是真的“相安无事”。
结果,到了快要搬进去的前一天,韦建却吞吞吐吐地对程莉说:“要不,住进去后,你暂时不要说是我的女朋友吧,我主要是顾虑孩子的感受……”当时程莉正在搬箱子,气得她将箱子往地上一扔:“韦建,你什么意思?我正大光明地和你恋爱,哪一点见不得人了?”韦建赶紧搂住她连哄带劝:“都是我的错……”
尽管程莉气得不行,但这边的房子已退,回父母家住又太远,再说了,她也想时时刻刻跟韦建在一起。最终,她答应下来。
韦建提前给孙莓打过招呼,称自己一个要好的哥们目前在外省工作,有个女友在淮安上班。情侣异地恋很辛苦。如今哥们的女友房租到期,短时间内租不到合适的房子,正好他们居住的是两室一厅,可以腾出一间来,他就睡在客厅的沙发里。如此一来,每个月可以赚600元的租金。孙莓也没多想。
就这样,2018年3月初,程莉,在韦建的带领下住进了这个特殊的家。见韦建楼上楼下地帮程莉搬行李,孙莓的目光里充满了疑问。在韦建的示意下,程莉当场就交了600元的房租给孙莓,并挤出一丝笑容,说:“姐,这是第一个月的房租,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乱了阵脚:前妻护子寻衅
按约定,程莉住进来后,占了一间卧室,孙莓和儿子住在另一间卧室,韦建则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在韦建的再三叮嘱下,起初,程莉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同时,她也刻意观察了一下,发现韦建与孙莓一直保持着应有的距离,也就放了心。
可时间一长,问题开始显山露水。
4月的一天晚上7点多钟,满身疲惫的程莉回到租住地。门一打开,赫然发现韦建和孙莓、韦良浩正围坐在一起吃晚饭。番茄鸡蛋汤还呼呼地往上冒着热气。韦建和孙莓不停地往韦良浩的碗里夹菜:“多吃点!”韦良浩则左一声“爸”右一声“妈”,叫得特别甜。那面画太美,惹得程莉的内心酸水直冒。
韦建也不管程莉是否黑着脸,见她进门,便喊了一声:“吃饭没有?过来一起吃吧。”程莉径自走进房间,“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孙莓满腹狐疑地看着韦建,说:“你真是自讨没趣。这哪像租客?”韦建极不自然地笑了笑,说:“吃饭,吃饭……”
次日中午,程莉给韦建打了个电话,质问他和前妻亲亲热热地一起吃晚饭,是什么意思。韦建赔笑道:“看你想到哪儿去了?那天儿子吵着要吃我做的番茄鸡蛋汤,我就下了个厨。正好他妈回来了,就一起吃了。一两个月也难得有这么一回,你就别介意了哈。”程莉气哼哼地说:“那要是你儿子撒娇,要你和他妈一起睡……你是不是也要依着儿子?”韦建正色道:“绝对不会,这点你要相信我!”
话虽如此,但类似的难堪事却越来越多,程莉的内心越来越不平衡。自己的男友在眼皮底下和前妻暧昧,哪个正常女人也接受不了!她决定反击。
此后,程莉也开始时不时地使唤起韦建来:“韦建,你帮我把这个衣服挂上去,太高了。”“韦建,你晚上出车吧?顺便把我带去商场。”“韦建,帮我把这袋垃圾拎下楼……”时间一长,孙莓恼了。
2018年6月的一天,韦良浩学校有个活动,要晚点才能回家。当天,当程莉再一次使唤韦建时,孙莓也掐准时机要韦建帮忙。两个女人同时发出指令,韦建一时呆在原地,不知该先帮谁。极度尴尬中,程莉再次发话了:“韦建,你还愣着干吗?快去呀。”孙莓则一把拉住韦建的手,说:“今天你得先帮我把事办了。一个租客,搞得像个女主人似的!”
两个女人为此争吵起来。激烈处,程莉脱口道出了真相:“我是韦建的女朋友!根本不是他朋友的女友。你懂了没?”孙莓的嘴张得大大的,正待反击,响起了敲门声。韦建赶紧用双手示意两个女人停止争吵,而后打开门,儿子韦良浩走了进来。见程莉似乎还想说什么,韦建不由分说地将她拽出了家门。
程莉气得指着韦建的鼻子大骂:“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韦建求她将声音放小点,不要让他的儿子听见了。程莉噙着眼泪说:“你心里就只有儿子!我作为你的女朋友,这样被你前妻欺负……”韦建搂着她说:“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想出好办法。”
韦建嘴里的两全其美的办法,其实就是自己掏钱,帮她在商场附近租房子。尽管知道房租昂贵,但韦建仍以每个月2000元的租金,在程莉单位附近租了套房子,并预付了3个月的租金。
程莉虽然从韦家搬了出来,但她却从此开始频繁地催促韦建和她结婚。在她看来,孙莓就是打着儿子的旗号,实则对韦建余情未了,是典型的“携子蹭爱”。作为韦建的正牌女友,程莉绝不容忍!
面对女友的逼婚,韦建再三恳求她多给自己一点时间:“我儿子实在太小了……”“那你就忍心伤害我?”程莉咆哮道。韦建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显然,他遇到了自己人生最艰难的抉择。
自从上次和程莉大吵一架并将她赶出家门后,孙莓才知道,原来,程莉是前夫的现任女友!如此一来,前面所有的疑问都迎刃而解。
说实话,和前夫继续同处一个屋檐之下,孙莓确实会时不时让他解决一些生活上的难题,但两人的关系也仅此而已。在程莉出现之前,孙莓还真没想过和韦建重续前缘。


一案两命:你携子蹭爱我灭你“夫妻”
可如今不一样了。孙莓没想到,自己如此嫌弃的男人,在一个90后的姑娘眼里,俨然是个香饽饽。这让孙莓好笑之余,内心竟产生了一丝丝的醋意。她将自己这些矛盾的心理一一告诉了闺蜜,闺蜜打趣道:“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那天,孙莓主动约程莉见面。双方落座后,孙莓恳求程莉:“韦建毕竟是孩子他爸。孩子现在这么小,需要父爱。能不能等孩子再大点,你再考虑和韦建之间的事?”
程莉问:“那要我等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八年?”孙莓说:“最好等我儿子考上大学……”
“哈哈哈!孙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打着为儿子着想的幌子,实际上是对韦建还没死心吧?你要是不择手段,也别怪我不讲情面!”
不欢而散之后,回想程莉说的每一句话,想着她不仅不放弃韦建,还有可能让自己年幼的儿子卷入大人的是非,孙莓就不寒而栗。“不行,我得先下手为强!”这是孙莓权衡再三,最终得出的结论。
2018年7月的一天,程莉上班没多久,突然听到门口有喧哗声,还听到有人叫嚷自己的名字。程莉闻声寻去,赫然发现在门口大声叫唤的人是孙莓。见程莉出来,孙莓骂得更起劲了:“你个狐狸精,假装要租房子,跑到我家里去住,破坏我的家庭,你真不要脸啊……”人们纷纷聚在一起,交头接耳,不时地拿异样的目光瞟向程莉,让她百口莫辩。
程莉哭着跑出了商场。在前往韦建所就职小学的路上,她用微信向商场的领导递交了辞职报告。领导很快就批准了。这一进步加剧了她的失落。
见着韦建后,程莉一头扑进他的怀中,嚎啕大哭。韦建获悉原委后,只能不停地劝慰:“算了,只要我坚定在守在你身边,不就足够了?”
辞职后,程莉一直住在韦建为自己租住的房子里。而韦建则仍然一心挂两头:一头要陪伴程莉,另一头则是前妻和儿子。他得继续维持自己在儿子面前的慈父形象,同时在儿子面前和前妻假装恩爱。
渐渐地,程莉的心彻底地寒去,她萌生了杀机。
2018年8月10日,程莉将韦建约到电影院一起看电影。放映结束后,已是深夜。两人刚走出电影院,韦建的手机响了,是孙莓打来的:“韦建,儿子有道题不会,你回来教教他。”程莉将脸一板:“不行!”韦建只好对着电话说:“现在太晚了,要不,我明天一大早过来教他吧。”程莉抢过韦建手机摁断了。
11日凌晨,两人到达程莉的住处。刚进家门,程莉便和韦建撒娇,要做“情侣游戏”。见女友已经不再生气,还要和他“玩游戏”,韦建求之不得,痛快地答应了程莉看似荒唐的请求。
程莉将韦建绑在椅子上,用连衣裙的腰带勒着韦建的脖子,而后操起一根棍子,指着他说:“韦建,你前妻和我,你选择哪一个?”“当然是你啊。”“那为什么我让你和我结婚,你总是敷衍?”韦建见程莉一脸严肃,不禁有些害怕,他挣扎着说:“程莉,你想干什么?”“干什么?你就是个骗子,我恨你!”说完,程莉抡起棍子,狠狠地砸向了韦建……
杀死韦建后,程莉将家中的一把尖刀揣进怀中,而后开着韦建的汽车,来到了孙莓所在楼栋附近。因为一起住过一段时间,程莉太清楚孙莓的作息了,她知道孙莓一般6点左右会出门买菜。果然,6时许,孙莓从小区门口出来。在确认了对方是孙莓后,程莉发动了汽车,加速撞向孙莓……而后,程莉从车里跳了下来,仓惶逃走了。孙莓经抢救无效死亡。
犯事后的程莉逃往亲戚家,被亲属带至淮阴市公安局投案。归案后,她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
2019年1月,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4月初,法院做出判决:被告人程莉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因涉及隐私,除罪犯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 程莉因为感情纠纷,接连杀死两人,最终被判处死刑,可谓咎由自取。可叹的是受害人韦建与孙莓。两人因感情不和,协议离婚,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两人却采取了隐瞒真相的做法,并自认为是保护孩子,不让他幼小的心灵受到父母离婚一事带来的伤害。
殊不知,亲密关系的品质才是影响孩子的关键,以孩子为借口的离婚不离家,其实是成年人不想承担责任,害怕重新洗牌自己的生活。
而一旦一方发展新的恋情,更会将各方置入危险情绪中,酿成悲剧,给孩子带来更严重的伤害。人们当以此为诫。编辑/戴志军
更多精彩:10万小孩选择轻生,背后究竟有多少「隐秘的角落」?
商务合作请联系QQ:2916006726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在右下角点个在看”吧~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